归余

沉疴


费渡既是骆闻舟的伤口也是骆闻舟的治愈    
   若逢新雪初霁,满月当空,下面平铺着皓影,上面流转着亮银,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,月色与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。——《绝色》
  骆闻舟自从那次将费渡从滨海带回来后就患了PTSD,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,即便费渡就在他身边熟睡 。 
  “费渡,费渡!”"嗯.......师兄,怎么了,我在这呢。"费渡迷迷糊糊地说道,"嗯,没事,你睡吧。"骆闻舟摸了摸费渡柔软的头发,让他继续睡去。骆闻舟蹑手蹑脚地越过身边的费渡,赤着脚走向阳台,点燃一根烟,却想起来费渡在知道范思远因为肺癌死掉之后总不让他抽烟。骆闻舟想到这禁不住笑了,手却开始把烟摁灭在阳台上。"师兄,一个人在想什么呢?想我吗?"骆闻舟感到身后有温暖地躯体靠了过来,费渡懒洋洋的将身体靠在骆闻舟地后背,双手抱着他的腰,还不安分地乱摸。"好了,别闹,费事儿,我患了PTSD,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啊,陶然肯定告诉你了。""师兄,我知道,我还知道你是因为我才会有PTSD。师兄,我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,真的!师兄,我爱你。"费渡扳过骆闻舟的头,深情地亲了亲骆闻舟的嘴唇,骆闻舟怔怔地看着费渡,突然发现一件事情,这小兔崽子没穿鞋!“嗯,小兔崽子,你师兄我就是为你操心的命,啧,鞋呢?!费渡!你想气死我是不是,就你这体质,明天生病了可怎么  办.........”费渡简直要被骆闻舟气死了,这么有情调的环境,他师兄怎么就这么煞风景呢!费渡打断骆闻舟说道,"师兄,我困了。"骆闻舟简直想扶额,这小兔崽子是嫌自己啰嗦呢"走吧,回去睡觉。"骆闻舟无可奈何地抱起费渡,往房间走去。折腾了一下,骆闻舟也困了,正当他要入睡的时候,他听见他的费渡,靠着他耳边念了一首诗:
 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,
 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,
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,
 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,
 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,
 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,
 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,
 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倩影。
 许多年过去了,暴风骤雨般的微笑
 驱散了往日的梦想,
 於是我忘却了你温柔地声音,
  还有你那天仙似的倩影。
  在穷乡僻壤,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,
 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,
 没有倾心地人,没有诗的灵感,
 没有眼泪,没有生命,也没有爱情。
 如今心灵已开始苏醒,这时在我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,
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,
  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。
 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,
 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,
 有了倾心的人,有了诗的灵感,
 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
 骆闻舟后半夜再没有做噩梦,而是安稳的睡到了天亮。
 我的沉疴是你,我的解药也是你

有一蓑烟雨
何不任平生

有没有大大写TSN玫瑰花蕾的梗啊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求德哈经典文链接(。ò ∀ ó。)

好有爱(⑉°з°)-♡